歡迎訪問 歷史大全網www.ocdbvr.icu

郝夢齡:第一位戰死沙場的中國軍長

時間:2017-07-10 責任編輯:歷史大全網 點擊:
  1937年7月7日,中國,北平,盧溝橋。一場讓所有中國人永世銘記的曠日持久戰爭由此拉開序幕。
  
  在我們通常的認知里,抗戰中最早犧牲的中國將領是佟麟閣和趙登禹。至今,北京仍有以兩位將軍命名的街道。然而事實上,佟麟閣犧牲時的身份是29軍副軍長,而趙登禹則是132師師長,兩人的上將軍銜均為追授。抗日戰爭中,中國第一位真正以將軍身份犧牲的將領叫郝夢齡。
  
  這一個絕大多數中國人可能從來沒聽說過的名字,卻是抗日戰爭爆發后陣亡的第一位中國軍長,殉國時年僅三十九歲。郝夢齡,1898年2月出生于河北藁城的一個窮苦家庭,只上過3年私塾,便被送到一個雜貨店當學徒。說是學徒,其實只是打洗臉水、掃地、燒柴火。而且還會經常挨打受虐待,最后郝夢齡憤而出走,投奔到遠房親戚魏益三手下。魏時任東北奉軍三十軍軍長,他把郝夢齡送往陸軍軍官小學,后來又考入保定軍校。
  郝夢齡:第一位戰死沙場的中國軍長
  1921年,郝夢齡到魏益三手下任營長。當時,郭松齡是奉軍第十軍軍長,而魏益三是郭的參謀長。那幾年軍閥混戰,郝夢齡于是效力于不同的派系。1926年所部歸屬馮玉祥的國民軍,任第四軍第二十六旅旅長。1927年參加第二次北伐戰爭,由于作戰英勇,被提升為第四軍第二師師長。到1930年中原大戰結束后,郝夢齡兼任鄭州警備司令,后升為國民革命軍第九軍軍長,1935年被授予陸軍中將軍銜。其實,郝夢齡軍職的升遷,與“倒來倒去”的混戰不無關系,每當部隊倒向另一方時,他的官職就會提升一次。但據其妻后來回憶說,軍閥混戰中人民遭殃,郝夢齡“深為懺悔和痛恨”。
  
  抗戰爆發后,郝夢齡率部參加忻口保衛戰。出戰前,郝將軍對兒女們說:我愛你們,但更愛這個國家,如果國家亡了,你們就沒有好日子了。我沒有錢,如果我死了,你們就進國家設立的遺族學校去讀書,記住要好好讀書!
  
  忻口是日軍從晉北通向太原的最后一道防線。1937年9月底,日軍在平型關遭八路軍115師重創后全線撤退,集結在代縣附近,準備拿下忻口,直取太原。1937年10月4日夜,郝夢齡率部抵達忻口。當夜,他在布防前召集營以上軍官講話時說:“此次抗戰是民族戰爭,勝則國存,敗則國亡,所以只許勝,不許敗。軍人的天職是保國衛民,現在民不聊生,國將不國,就是我輩軍人沒有盡到應有的責任,實感可恥……現在大敵當前,我決心與全體官兵同生死,共患難,并肩戰斗。”
  
  10月10日凌晨2時半,郝部前沿陣地與敵人接火,守軍擊退了日軍的裝甲車、坦克,并燒毀了日軍的汽車。當日,郝夢齡在忻口前線寫下陣中日記:“今日為‘國慶’紀念日,回憶先烈締造國家之艱難,到現在華北將淪落日人之手,我們太無出息,太不爭氣。”
  
  10月11日拂曉,日軍第五師團長板垣征四郎派5000步兵,以飛機、重炮、坦克作掩護,連續猛攻忻口西北側南懷化陣地。當時援助忻口的軍隊大部還在途中,郝夢齡即到前沿陣地指揮。
  
  10月12日,南懷化被日軍占領,敵我雙方在忻口西北、南懷化東北高地展開激烈的爭奪戰。日軍在我陣地進行肆無忌憚的狂轟濫炸,平均每日造成傷亡一千多人,最激烈時一天傷亡達數千人。但第九軍官兵頑強阻擊敵人,每天爭奪戰多達十幾次。郝夢齡在當天的日記里寫道:“往日見傷兵多愛惜,此次專為國犧牲,乃應當之事。此次戰爭為民族存亡之戰爭,只有犧牲。如再退卻,到黃河邊,兵即無存,哪有長官?此謂我死國活,我活國死。”
  
  10月15日,郝夢齡早飯后仍在第一線督戰。當天夜里,第二戰區副司令長官衛立煌增派七個旅交郝夢齡軍長指揮,由正面襲擊,左右兩側同時出擊策應,以期夾擊敵人。他最后一次寫日記:“10月16日凌晨兩點,對南懷化之總攻打響。”
  
  16日凌晨,中國軍隊分數路撲向日軍陣地。時任郝夢齡參謀處長的李文沼回憶:這時敵已發現我軍動向,機槍小炮一齊射來,我請他進指揮所洞內休息。郝軍長說,“我在前線督戰是自己的任務,是自己的本份,豈能畏縮不前?”
  
  官兵們再三勸阻,郝夢齡只是說:“瓦罐不離井口破,大將難免陣前亡”。
  
  凌晨五時,他率領第五十四師師長劉家麒、獨立五旅旅長鄭廷珍等將領繼續帶兵前沖。日軍潰退以猛烈火力掩護逃跑。此時郝夢齡等將領已深入敵人散兵之前,終不幸腰部連中二彈殉國。
  郝夢齡:第一位戰死沙場的中國軍長
  郝夢齡年僅39歲的生命就此定格。
  
  他殉國后,士兵在其衣袋里,發現一封尚未發出的致友人信:“余受命北上抗敵,國既付以重任,視我實不薄,故余亦決不惜一死以殉國,以求民族生存。此次抗戰,誓當以沙場為歸宿。”
  
  10月24日,郝夢齡的靈柩由太原運至武漢。1937年11月16日武漢各界舉行公祭,后以國葬儀式將郝夢齡遺體安葬在武昌,一萬多人參加了葬禮。隨同靈柩一同抵達武漢的還有郝夢齡遺書《與妻書》。書中,郝夢齡對夫人劇紉秋說:“余自武漢出發時,留有遺囑與諸子女等。此次抗戰乃民族國家生存之最后關頭,抱定犧牲決心,不能成功即成仁。為爭取最后勝利,使中華民族永存世界上,故成功不必在我,我先犧牲。我即犧牲后,只要國家存在,諸子女教育當然不成問題。別無所念……倘吾犧牲后,望汝好好孝順吾老母及教育子女,對于兄弟姐妹等亦要照撫。故余犧牲亦有榮。為軍人者,對國際戰亡,死可謂得其所矣!書與紉秋賢內助,拙夫齡字。雙十節于忻口。”
  
  這番鑿鑿言語數十年后聽來,依舊有馬鳴刀快的錚錚弦音,民族危亡之際,即若地方軍閥的雜牌軍中,也同樣有鐵骨昂然。漢口《大公報》其時評說:“民國以來,軍長之因督戰,而在沙場殉職者,實以郝將軍為第一人。”
  
  1937年12月6日,蔣介石親自為郝夢齡將軍撰寫祭文曰:“嬌嬌郝君,一軍獨領,身先士卒,縱橫馳騁。神皋禹甸,寸土寸金,有寇無我,人同此心。仗茲精誠,虜入吾掌,一尊妥殮,尚其來享。”
相關文章推薦:
  • 郝夢齡:就是剩下一個人 也要守這個陣地
    頂一下
    (1)
    50%
    踩一下
    (1)
    50%
    推薦